<b id="rgvej"></b>

        1. PPP不會“涼涼”,而是要規范生長!

          發布日期: 2018-08-28      來源:市財政局      背景色: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7月26日,上市公司龍元建設發布業績預增公告,經初步測算,預計公司 2018 年半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,較上年同期增加 1.39億元,同比增長 60%-80%。本期業績預增的一個主要原因,是公司PPP業務利潤的貢獻。
            據機構統計數據顯示,截至7月25日,本月已有78家上市公司披露了中標PPP或者重大項目的情況,涉及項目104余項。
            PPP(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)一頭連著財政資金,一頭連著社會資本,是推動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之一。防止PPP泛化濫用也是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重要一環。2017年以來,針對當前部分地方借PPP變相舉債融資的問題,財政部積極采取措施加以規范。這些舉措包括:明確PPP規范運作的底線,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,劃清政府購買服務與PPP的邊界;統一新項目入庫標準,集中清理已入庫項目;進一步提高第四批示范入選標準,樹立規范運作的標桿等。
            對于這些清理、規范、提高的舉措,社會上有不同的解讀,甚至有人擔心PPP監管這么嚴,是不是很多項目要“涼涼”?其實這是一種誤讀,規范的目的肯定是為了更好地發展。 那么,近年來我國PPP發展情況如何?您還別說,最近還真有人給咱打了“分數”,咱們一起來看看這份“成績單”。
            中國PPP實踐獲得世界銀行好評,處于全球中上水平
            今年4月,世界銀行發布了2018年度《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(PPP)基礎設施采購報告》,對全球135個經濟體的PPP政策法規和實踐進行了分類評比,并就如何完善監管、建立良好的制度體系、提高項目質量提出了政策建議。
            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采用PPP模式開展基礎設施項目,PPP模式被全球廣泛接受和應用。《報告》所覆蓋的經濟體,從2017年度的82個擴展到了2018年度的135個。
            在監管框架方面,70%的經濟體對PPP進行單獨立法。過去,PPP市場較為發達的經濟體(多為英美法系國家)一般通過修訂或擴展包括《政府采購法》等原有法律的方式對PPP進行立法。2016至2017年間,近半數經濟體對PPP監管框架進行了改革,其中主流趨勢是對PPP進行單獨立法。在機構設置方面,81%的經濟體成立了專門的PPP機構。
            《報告》從項目準備、項目采購、合同管理和社會資本發起項目四個方面、按47個小項對各經濟體PPP政策制度和實踐進行了打分,并按高收入、中高收入、中低收入和低收入經濟體分成四組進行橫向比較。在全球比較中,中國PPP制度和實踐處于中上水平。具體評估結果如下:
            在項目準備方面,中國得分61分。高于中高收入經濟體平均得分(48分),比高收入經濟體平均得分(63分)略低。與2017年度報告相比,該項得分從54分上升到61分,主要原因是新增了中央預算部門的核準要求,包括財政部出臺了一系列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政策文件和對PPP項目入庫進行財政承受能力不得超過10%的核查。
            在項目采購方面,中國得分82分。既高于高收入經濟體平均得分(77分),也高于中高收入經濟體平均得分(64分),位居全球前列。主要原因是中國在政府采購方面實現了良好的信息公開,并通過了專門的PPP項目政府采購管理辦法。
            在合同管理方面,中國得分76分。也是比高收入經濟體和中高收入經濟體平均得分都高。與2017年度報告相比,該項得分從58分上升到76分,主要原因是債權人介入權進一步得到市場認可。
            在社會資本發起項目方面,中國得分54分。這個得分是比較低的,主要原因是中國基礎設施項目的規劃幾乎全部由政府主導,社會資本發起的PPP項目主要是存量項目。
            總體來看,四個方面的評分有兩項是相當不錯的,有一項是居中偏上的,還有一項是比較低的。
            那么,中國的PPP在國際上處在一個什么水平?《報告》給出的評價是,中國PPP政策法規制度體系建設總體良好。一是構建了良好的PPP制度體系,規范了物有所值評價、財政承受能力論證等關鍵論證的操作方法,制定了從準備階段、采購階段到執行階段的信息公開制度,營造了良好的政策環境和公眾監督環境。二是信息公開對PPP規范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。依托全國PPP綜合信息平臺,PPP項目信息和進展情況得以集中展示,實現了通過信息公開促進政府監管、市場發展和公眾監督的作用。三是中央預算部門新增了核準要求,出臺了一系列監管文件,加強了項目財政承受能力核查和規范性管理。
            嚴守財政承受能力底線,新上項目不得突破10%紅線
            “在全國范圍內開展PPP項目庫集中清理,主要目的是及時糾正PPP泛化濫用現象,防止PPP異化為新的融資平臺,堅決遏制隱性債務風險,讓PPP回歸本源。”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主任焦小平表示,從清理的情況來看,大多數項目是比較規范的。
            即使單個PPP項目都沒有問題,但一個地區在一定時間內項目數量過多,也可能導致財政支出加大,令財政承受能力“不堪重負”。這個問題如何解決?
            對此,財政部明確要求,要統籌評估和控制PPP項目的財政支出責任,每一年度從一般公共預算安排的PPP項目支出責任,不得超過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10%。對支出占比達到7%—10%的地區進行風險提示,對超過10%限額的地區停止新項目入庫。
            “這個10%的紅線,是在參考借鑒國際通行標準的基礎上,結合我國城鎮化發展實際需要,經過反復論證最終確定的上限。總體上看,目前PPP財政承受能力的“安全閥門”是有效的,七成以上地區的年度最大支出占比處于7%以下的安全區間。”焦小平表示。
            近年來,PPP示范項目的積極效應正在不斷釋放,涌現出了一批兼具經濟、社會、環境效益的好典型。比如,云南大理洱海環湖截污項目,安徽池州污水處理廠網一體化項目,河北張家口橋西區集中供熱項目等,它們的做法和模式得到迅速推廣復制,進一步放大了示范效應。
            今年2月,在前三批示范項目取得積極成效的基礎上,財政部會同有關部委聯合組織開展了第四批PPP示范項目申報篩選工作,確定北京市新機場北線高速公路(北京段)PPP項目等396個項目作為第四批PPP示范項目,涉及投資額7588億元。
            向基層項目和重點地區傾斜,向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傾斜,是第四批示范項目的一個突出特點。
            從地域分布看,中西部地區項目數和投資額分別占比39.9%和45.2%。從項目層級看,省、市、縣三級項目數分別為10個、110個和276個,投資額分別為807億元、3328億元和3454億元,其中縣級項目數占比69.7%,比第三批提高11個百分點。從重點支持領域看,農業以及旅游、教育、文化、體育、養老等基本公共服務領域項目共91個、投資額861億元,比第三批相比分別提高了5.3個和4.6個百分點。
            PPP不僅是一種項目融資的方式,也是公共服務供給市場化的創新模式。通過轉變政府職能,放寬市場準入,打破壟斷、引進競爭,增加公共產品的供給,提高公共產品供給效率和政府投資的有效性。“實踐證明,改革創新效果顯著。比如污水領域,四年來噸污水處理政府支出費用下降近40%,這就是市場競爭的力量和政府轉型的力量。”焦小平說。(人民日報中央廚房·麻辣財經工作室 李麗輝)

          精选24码期期准